返回

楔子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
    楔子 (第2/2页)

搐了一下,表情开始变得迷离起来。

    心头,既伤心,又自责。

    这条裙子,是他送给她的唯一礼物,也是他唯一留下的东西,可是自己没能把它保护好。静静地端详着这条裙子,勾起了她埋藏在心底的回忆,回忆里满满的都是那个人的身影,那个人,是个叫任子安的混蛋。

    十年前,他像一缕风,消失在天际,从此淡出了她的生活圈,他以为他的离开只会让她停止痛苦,却没想到让她整整被思念折磨了十年。

    杜甫说,“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,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。”所有的思念都是源于心底最纯真的爱。

    只是她的思念尽头,没有他的温暖回应,因为他是她的挚爱,她却是他的过客。

    无数次,因为他,在黑夜里潸然泪下,失去活下去的勇气,可是天亮以后,她还是盯着一双泪眼继续生活,还是继续爱着他。

    她在梦里无数次的惊醒,对着空气,呼喊着他的名字“任子安,你个混蛋!你什么时候回来啊?”

    可漫漫长夜,周围一片寂静,不曾有一句回答。

    或许,她只有等到死了才能和他相见,在天堂,她还是会固执地问一句:“任子安,我跟你走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在梦里,她看到他一身西装地站在红毯尽头,手捧鲜花等待着迎娶一袭白纱的她,他隔着薄薄的面纱,深情的凝视着自己,轻声对自己说:“莫寒,我爱了你好久好久!”

    许你十年微凉,爱你温暖如初!
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