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第二章:内心深处的痛楚(2)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    第二章:内心深处的痛楚(2) (第2/3页)

抖的方莫寒轰然倒地,落地的最后一刻她的眼角还挂着一颗泪珠。

    夜,寂静无比,城,喧闹无比。霓虹灯闪耀,将公路渲染成一片红色,给人一种血腥的感觉。

    任子安绝美的面容被映照在后视镜上,后座虚弱的她正横躺着。湿漉漉的裙子将整排后座都弄得潮湿一片,她身上散发着茉莉花的香气,让任子安感到有些恶心。

    方莫寒一直在颤抖,痛苦的*引起了任子安的注意,任子安见状将自己黑色的外套扔到她的身上,继续开着车。

    方莫寒已经有点意识不清,用颤抖的手将外套裹住自己寒冷的身躯,额头越发的烫,她意识到自己发烧了,本想下车可是却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,她朦胧的睁开眼,只是看到驾驶座上一脸深沉的他,她想,她一定是出现幻觉了,他怎么可能会救自己,他巴不得自己死才好。

    其实任子安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掉头去救这个女人,或许是因为看她可怜吧,任子安想。

    车子驶进了东环的一栋别墅,佣人看到任子安回来了,忙出来迎接,毕竟一个月都没见他回家了。

    任子安直接停在了门口,招呼着他们将方莫寒抱了下去,他本想扯下他的外套,可是方莫寒却用力的将它攥在手中,像是死都不放开似的,任子安不得不放弃,此时昏迷中的她安详的面容像是一直绽放的白玫瑰,柔和,温暖。

    “少爷,您不进去吗?”佣人见他要走,问道。

    任子安打开车门,坐了进去,冷冷的吐出几个字,“告诉太太,只要这个女人留在家里,我就不会踏进任家半步。”

    东皇酒店。

    任子安看着手表,焦急的走进电梯,他迟到了五分钟,不知道她会不会生气,想了一路,还是不知道要怎么和她说。

    电梯一层层的上升,他忽的打了个喷嚏,该死,竟然感冒了,要不是那个女人抓着自己的外套不放,他怎么会只穿一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